极米社区官方论坛

关于野生动物保护,我们可以做什么?

极米官方 发表在 极米新闻 2018-1-9 10:58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跳转楼层 623 7352
回帖奖励 378 极点 回复本帖可获得 2 极点奖励! 每人限 1 次(中奖概率 80%)
极米官方
x0

管理员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1-9 10: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月16日晚6点半,由优酷、中国扶贫基金会和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联合发起的“中国公益影像发展计划”,在西海西沿10号院-西海艺术馆举办了“镜/像/人/生”系列展映的第三场活动。极米作为此次活动的专业支持伙伴,用大屏为大家呈现了这部纪录片,近100名观众共同观看了反映大象盗猎与全球象牙贸易的真实现状的纪录片《象牙游戏》。在放映结束后,三位特约嘉宾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谈,并与观众互动交流。

现场对谈的三位嘉宾分别是,在纪录片中坚持不打码出境的中国籍“卧底”黄泓翔;WildAid(野生救援)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史蒂夫 Steve Blake;还有资深野生动物纪录片导演、自然摄影师、自然地理撰稿人耿栋。(活动及嘉宾详细介绍请见:公益展映邀请3期 | 《象牙游戏》——用镜头,赤裸裸地纪录下一个血腥的黑暗帝国。)

微信图片_20180109104856.jpg
△ “镜/像/人/生”系列展映活动-第三场海报

以下是对谈及观众互动环节的内容。

王厚霖(主持人):首先我想请泓翔介绍一下,参与这个影片拍摄的背景。

黄泓翔:背景太大了,我先简单介绍我是怎么参与进去的。从2011年开始,我经常去南美洲调研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的环境和社会问题。2013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先在南非、纳米比亚和莫桑比克做了三个月的关于象牙贸易调查报道,做完这些调查报道之后,刚好有一些野生动物保护机构找到我,希望我跟他们做一些更深度的调查。这个调查并不是我的主业,我在2014年开始,更多的是工作放在中南屋。2014年4月我们在肯尼亚成立了一个机构叫“中南屋”,是想做一个中国青年走进非洲的一个平台。

这个片子的导演2014年的时候正在拍我所合作做深度调查的机构的朋友奥菲亚,然后奥菲亚跟我说导演也挺想拍到一个中国人在里面的。关于象牙贸易这个话题在国际上影片还挺多的,之前比较有名的有希拉里·克林顿配音的那部《White Gold》。这个导演觉得以前的片子都过于简单,叙事也不够全面、多元,所以他希望找到全球象牙贸易中不同的声音,来显现一个比较全面的故事。影片从2014年就开始拍,大家看到这几个片段跨度还挺大的,乌干达是2014年,香港2015年,越南是2016年。我们做调查的时候,就这个导演正好也有空。在组织方也愿意的情况下,导演就会跟着一起拍,就是这样的一个背景。

微信图片_20180109104912.jpg
△黄泓翔(右)与Steve Black(左)在活动现场与观众交流

王厚霖:接下来我想请问Steve和耿栋老师,你们应该都是第一次看这个片子吧?

耿栋:确实第一次看这个片子,不说惊心动魄,也差不多挺意外的。我发现外国导演,特别擅长拍这样的片子。我看的过程中在想:我们为什么拍不出这样的片子?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困惑的问题。

再一个,我印象最深的里面有一个词是“黑洞”。我的感觉这真的是一个黑洞,而且这个黑洞不光是在象牙贸易这一块,包括这些年比较热的穿山甲。我心里有一种紧张感。中国政府已经决定在2017年的12月31日把象牙贸易视定性为非法了。过去政府一方面想保护象牙雕刻这个传统工艺,另一方面好像又要做出回应,一直是模棱两可,但是突然有这么一个决定,确实挺意外的。片子里也说了香港还需要花5年的时间,中国大陆就第一步走在前列了。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从中我也看到了穿山甲的希望。但是,我们对穿山甲的努力,还远远不如大象。穿山甲这个事总牵扯到另外一个传统工艺,就是传统中医。我自己也试图去做一个穿山甲的片子,但好像没有办法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所以我试图用另外一个方式来表达,这也是一个困难很大的事情。

王厚霖:下一个问题就是问Steve,你不是第一次看了,可否跟我们分享一下看了多次后,是否感受有些变化。还有野生救援这个组织的工作怎样进行的。

Steve Blake:我确实看过很多次,因为我们野生救援也是专门做类似的内容,但是我觉得这部片子在野生动物保护这方面的纪录片中可能是最好的。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做纪录片,我觉得做的不是特别好。就像泓翔提的《White Gold》那样的,其实我们也拍过好几次。2014年我们带姚明去了非洲,也是这样的问题,大象的偷猎,以一位明星的身份带领大众去看这些现场的问题,但很多都不如今天的这个片子拍的好。

我们最近两年拍了一个纪录片的系列,有老虎,有犀牛,鲨鱼等等,很快要上线。但我还是挺喜欢我们刚才放映的这个影片。野生救援的特点是经常带明星去看,用明星的影响力来告诉大家这些问题。我们拍过很多的明星去国外,看这些野生动物,他们很有感觉,回来就讲这个故事,这些已经做了很多次,现在也已经遇到一些瓶颈,就是怎么能突破这个有点老套的模式。另外《象牙游戏》这个纪录片有很多危险的和戏剧化的东西,画面也很漂亮。但是像穿山甲这么严重的问题,这个物种就没有那么大,那么漂亮,一般在夜里才能拍到,就很难拍到一部特别漂亮的片子。其实比利时也正在做穿山甲的纪录片,我们也参与了拍摄,3月份在国内也是要上线,我也特别期待这个片子,它算是穿山甲的第一个纪录片。

微信图片_20180109104925.jpg
△耿栋(左)在活动现场与观众交流

张茹玮(优酷公益频道主编):作为本次活动的主办方之一,我也想分享一下。黄泓翔、Steve和耿栋老师,一个曾是新闻的调查记者,一个是公益机构,一个专门做自然影像的导演。而优酷,是作为一个助力的平台。当时穿山甲的事情爆发之后,我们希望尽快地借着这个热度能够把穿山甲保护的事情给推出去。但是,《象牙游戏》这部片子刚才说了花了至少三年时间。而我们在做很多传播事件或者内容的时候,没有给大家这么多时间。此外我们做穿山甲项目的时候,也遭遇很多困难,没有办法实地采访和拍摄,最后只好花了两星期的时间做了一个动画形式的倡导。国内的现实是很多投纪录片的资金它并不愿意给你这么长时间去做。另外,野生救援在国内已经开展了很长时间的工作。和steve感受一样就是我们的各种倡导,确确实实都陷入到要用明星发声来做。我们都停留在倡导就是用明星或者大V发声这样一个怪圈里面,好像很难沉下心来用内容实实在在去打动公众。很多时候公众都是去看明星的,他不会深度地思考这个项目背后是什么。当时你看话题量好像几千万,播放量好像特别高,但实际上没有像这部影片这样更具有带入感,看完以后觉得这个项目是必须要做的,是迫在眉睫的。然后最后,黄老师在片中的出境确实挺危险的,我当时看这个特别揪心。身边的很多记者朋友都已经没有在做这么深度调查的事情,看到有人依然在坚持,还是挺感动的。

耿栋:您是优酷的,我能挑战你一下吗?

张茹玮:可以可以。

耿栋: 优酷网站上都有很多野生动物抓捕的视频,包括直播。我曾经做过一个对比,凡是教你怎么抓野猪、在山里下套子、捉兔子这样的事情浏览率都特别高。可能一个杀鸡的视频浏览量就几百,但是说我教你在野外去抓野鸡,二十几万。你们是否可以发起一个“净网行动”,把咱们视频网站所有教你怎么打猎这种视频全部屏蔽掉。因为从法律上来讲,这是违反了咱们最新公布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然后再说穿山甲,其实我想做一个电影,一个美好的电影。说实话穿山甲咱们听说了那么多年,在中国吃了那么多年,有谁知道穿山甲怎么生下来,它怎么长大的。没有人知道。我希望通过一部纪录片的形式来呈现。

张茹玮:其实耿栋老师Diss的是整个现在的网络环境。对于视频网站来说,它的审核的难度比微博还要大,现在我们后台的人员要一帧一帧去看,很多漏网确实是有。我真没有想到过还有教人去抓野生动物的视频。我觉得回头确实可以发起这样的呼吁,可能不只是针对优酷,而是更多的视频平台。我也特别希望能跟您合作可以穿山甲这个题材,拍出比较好的片子。我们的展映明年还要持续做,我们都愿意提供这样的支持,我们这个项目的存在,其实就是用影像的力量来推动一些变化。

黄泓翔:我想回应一下茹玮刚才说的几点。第一,其实这个调查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危险,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困难,很多时候,尤其在国外放映的时候我经常会讲一句话,就是我觉得我能做的事情在国内成千上万的人都能做。我会参加拍摄这部影片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希望大家看完之后,会觉得这家伙做的事情我也能做。它真的没有那么难,也没有那么可怕,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危险,尽管导演也是为了让这部片子更好看把它描述的更戏剧性一些。然后这个点又关系到你提到的宣传效果这个问题。首先我觉得明星的关注还是不错的,他至少让别人开始知道,意识到这个事情。而我看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很多做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人他没有办法理解其他人为什么不在乎野生动物。他们自己太过于喜欢动物了,所以很多东西他觉得理所当然,他没有办法去理解那些买象牙的人是为什么买象牙,吃穿山甲的人他为什么要吃穿山甲,他更没有任何一个这样的朋友。

而这一点对于宣传工作会造成很大的障碍。过去这几年,调查象牙贸易给我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我实实在在见过很多会买象牙,会吃穿山甲的人,我跟他们有很深的交流。我们现在做宣传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怎么样能够从自己的世界里跳出来,去影响那些真正需要被影响的人,否则很有可能会看《象牙游戏》的本来也不是会买象牙的人。

中南屋一直做一些野生动物保护的夏令营。在两年前有一次野保夏令营快结束的时候,一个中国的高中女生跟我说,老师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这次过来我爸让我带点象牙回去的。我当时就问她:“同学,你知道你来参加一个叫‘野生动物保护夏令营’的东西吗,你爸付的钱,你爸应该也知道吧。”然后她说他们知道呀,在国内看到很多这种宣传“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但是他们没有感觉,就是他知道“OK,要杀死大象”,为什么我要在乎这样的一个事情呢。这个事情让我意识到,如果让他近距离接触这样的故事,接触做野生动物保护的人,他才会被触动。我觉得明星的宣传可能是第一步,让大家知道有这么回事,接下来的一步怎么打动他。这个影片的导演原来对野生动物保护也不懂,但在这个过程中,他真的是自学成才,他现在对象牙贸易懂的程度可能超过了很多做野生动物保护的工作人员。他也一直在想,怎么样能让本来不会关心野生动物话题的人能够感兴趣。这就是为什么这部影片想要拍出007的感觉,因为他觉得只有大家会看,大家关注,才是改变的开始。谢谢!

微信图片_20180109104941.jpg
△映后对谈及交流环节现场

观众1:您好,我就想问一下,大象的买卖就在它的象牙。那我们在科研方面现在有什么进展呢,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显性基因,控制一些因素导致大象不长象牙。然后在小象幼期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干扰它的软骨头的生长,让它可以不长象牙。
        
王厚霖:就是他说让动物迁就一下人,我是这种感觉,让它不长象牙,这样它就不会被杀。

黄泓翔:不能这么说,最近还开始流行大象皮了。

微信图片_20180109104948.jpg
△举手提问的现场观众
  
观众2:我先说黄老师在这部片子里做的事情,确实很勇敢,我很钦佩。我去年回国之前也是在非洲工作过4年,我在的那个地方走过去50米就是一个象牙市场,就是像你看的那些原牙,还有雕成12生肖、佛珠之类的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偏向于东亚市场的产品,非常非常多。我今天看了这部片子之后,我特别想问Steve和黄老师。首先我很震惊中国能做出这个举动,我之前是不敢相信的,我一直以为是说说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包括香港也承诺5年,你们真的很乐观吗?我个人有点不太乐观。我认为这5年很可能会出现泰国、越南和中国大陆的象牙反过来走到香港,然后把香港推成一个象牙买卖巅峰。在这五年无论是黑市还是法律照顾不到的灰色的交易地带可能会把象牙炒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据我看片子里给的数据,大象未必有那么多年来等我们。大象越少,只会死的越快,象牙价格会越高。它不是求一个平均值,它有一个重力加速度,是越往下它速度越快。倡导“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和给钱让大家去做保护,这个方法到底有没有效?会不会有新的方法?就像刚才这个哥们,我认为他至少提出了一个办法,也许根本上不会解决我们人类的贪婪问题,但是也许大象能活。我们现在只是说你来保护,或者说大家都不要买卖了,这个方法我认为似乎不是很有效,到底有没有人拿出更好的方法,哪怕看起来不是那么美。大象等不了那么多年,我想看看两位专家对此乐不乐观。

Steve Blake:我自己还是比较乐观,第一,象牙问题当然不会完全解决,但是,中国大陆一年之内彻底禁止也特别重要,很多雕刻作坊和零售店全部都要关掉,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就像你说的这个市场也许会跑到国外,现在已经在老挝、越南、泰国,还有非洲已经有不少了。但我们能一步一步做好中国大陆这方面的市场,降低大家对象牙的需求。2013、2014两年他们拍这些零售店,你会看到这个问题特别严重,现在已经没有那个时候那么夸张了。我们最近也看到在非洲的偷猎情况已经开始下降了,我忘了是肯尼亚还是哪儿2017年偷猎的情况已经下降了50%左右,这确确实实都是非常好的情况。当然单凭哪一个单独的部分都不够,但加起来确实会起作用。在非洲跟社区做大象保护的工作也是特别重要的一块,是以前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所以我自己还是比较乐观的。

黄泓翔:其实野生动物保护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专业的系统,它有很多不同的环节。我们看到比较多的是宣传和教育,但是其实还有人去做研究,有人去反盗猎,有人去做栖息地保护,然后在中转的地方有人去做打击走私。在中国这样的消费国,它自然可能更多是在做宣传教育,而其实有很多东西可能我们没看到。我觉得所有能够被做的事情,都有各种各样的NGO,政府,甚至一些企业都在做,大家都已经竭尽全力。虽然很难说真的能够 “完全消除”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不太可能,但是其实在大象保护这个话题上,整体来说是目前很多物种里面相对比较有效的了。刚才各位在讲穿山甲,它的问题可能比大象还要严重,而且它的关注度更低。不得不说野生动物保护也是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比方说一个动物它更能让人重视和感兴趣,它能受到的保护程度就会更高。

南非有一个野生动物保护的问题也跟中国密切相关,都没什么人知道。我们在中国吃到的好多南非鲍鱼都是非法走私然后盗猎过来的,但是那边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也说这个没办法。你说大象好歹有张脸,犀牛好歹有张脸,即使它被杀的血肉模糊大家还能够关注它,你鲍鱼拿下来连个脸都没有让我怎么给它做宣传呢,这个可能比穿山甲还难。你刚才讲到非洲华人的问题,我觉得也是很严重的。哪怕现在我们国内市场禁止了,但是世界各地有大量的华人,他们在形成非常重要的市场,这个市场跟国内很多的不同。我在外国经常会讲,在中国,真的买象牙的中国人还不到0.1%。但是在非洲,华人接触到象牙、犀牛角,穿山甲的比率是非常非常之高的。在国内可能比较有钱的人才买这些,在非洲不是,一个象牙手镯可能就两三百人民币,在这种情况下,是个中国人他都会变成一个买家。而有很多非法野生动物从世界各地来到中国的过程都是有大量海外华人参与的。从印尼的盔犀鸟头到非洲的象牙、犀牛、穿山甲,到南美洲的美洲虎然等等。这一块是未来需要很多关注的。每一个领域真的都有很多机构在做,大家感兴趣可以搜索一下,你能搜索到一串国际野保组织,一个一个去看他们官网,看他们做什么,你们就会更了解,当我们在说野生动物保护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什么?

耿栋:我补充两点,第一点从消费的角度来说,象牙贸易中国严厉禁止是12月31日,那么未来你凡是从国外通过海关带到国内东西的都会被没收,不停地被没收之后你就会知道,你可能就不买了。再一个,政府行为我觉得这会是一个特别有效的事。之前很多NGO都在说,你哪怕烧多少根都没有用。但是政府这一次是通过法律的形式禁止,未来不管是森林,海关,警察都会在这方面有非常大的动力。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看亚洲象。中国有亚洲象在云南,中国的武装警察针对亚洲象的反盗猎那是下了血本了,缓解亚洲象和云南老百姓之间的冲突方面也是下了很大的力气。它有一个非常好的方法,让老百姓买保险,凡是你的亚洲象冲撞了你的庄稼,冲撞了你的生命,保险公司直接来赔的。所以中国有中国的解决办法。我个人对这个事还是很有信心。哪怕这个货现在流到国外,但说实话最大的最有钱的买主在哪儿,它要进不来你买它干嘛。只不过也有可能像你所担心的,在一段时间内会加速,但是总的趋势还是会减缓。我也相信这个片子里说的,再过多少年我们的非洲象会回到以前的15万头或者多少,那是有可能的。

微信图片_20180109104958.jpg
△观众与嘉宾互动交流

观众3:我想问一下黄同学还有耿栋,就是本地的老百姓和象的冲突。耿栋刚才提到在云南,大象和本地的村民的生计和发展之间是有很大的矛盾和冲突的。包括我知道你原来在山水的时候保护雪豹其实也面对这样的冲突,雪豹会吃牧民的羊。这个片子好像没有太多非洲本地的村民的角色,他们更多的角色是被大象干扰的,最后不得不把动物和人通过电网分开。所以我的问题是,真正跟动物们非常关联的当地人,他们又要发展,又要养活自己,怎么不靠象牙,不靠这些物种。你们觉得本地人怎么也能够产生一点积极的作用。

耿栋:我还是用亚洲象来说,非洲象总体来讲相对比较温顺,亚洲象挺危险的。我记得我在拍亚洲象的时候,只要是距离不到5米,当时他们保护区的人肯定会拉我,因为如果我再往前进,它鼻子一伸就把你拿走了,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即使这样,亚洲象跟老百姓这么频繁地接触,尤其是差不多近十年来,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亚洲象生活的西双版纳,原来是热带雨林,为了经济发展当地把很多热带雨林砍掉了,种橡胶,香蕉,种一些经济林。原始的生态环境被破坏掉了以后,大象在运动过程中,寻找的食物过程中,要进入人的领地。过去来讲,人面对亚洲象的方式就是跑,但是那时候房子盖的也都是破房子,大象把房子扒了也不心疼;现在都是盖的好房子,庄稼都在周围,肯定不愿意让大象进来。这就发生了人和大象的冲突的事情,出人命也一度挺频繁的。我们现在西双版纳发展旅游业,过去那种小土路,后来变成了公路,现在变成了高速公路,也隔绝了亚洲象迁徙运动。老百姓和政府也想了很多的办法,比如我挖一条沟,不让大象进来,然后在村子外面很远的地方种一些大象爱吃的香蕉,但是香蕉总是有限的,吃完了还得往里跑。后来电网都试过,甚至有一年在村子外头很远的地方架上红外相机,大象来了以后告诉村民发短信,大象来了快跑,都不管用。现在云南又有新的办法,加特别粗壮的,还不是那种电网的栏杆围在村外头,花好多钱建,就是硬把你堵在外头,不让你进入人活动的地方。说实话总是有冲突,但是这个冲突相对来讲比原来缓解了。

从另一个角度,说到了人要发展。其实我觉得咱们过去是有一个相对不太科学的一个发展观。我把森林的热带雨林砍掉了,我种上经济类的。那么现在你有了金山银山,就要做人的严格把控。人就在这儿别再往外扩展了,更多的把空地留给这些野生动物,通过一些科学合理的规划去规避,这样人和野生动物有一个和谐的相处空间。你在你的空间里头来发展,这个发展是限度的。现在生态红线强调的很厉害,在有限的人的生存空间里,也通过一些科学的办法,获取更多的收入,这可能是未来解决人和野生动物冲突比较好的一个办法。其实人象冲突在这个过程中,大象也在变化。大象也很聪明,我甚至觉得大象比人都聪明。当它知道这个是我的空间,那是你的空间之后,它会对它自己的家族,族群有一定的影响。所以刚才说到把大象张牙的问题解决掉,我看了一些资料,现在有些地方有些公象它的牙是慢慢在变小的,它可能看到一个趋势,好像牙长的大象总是被杀掉,我是不是长小一点。

黄泓翔:我补充说一下非洲那边的情况吧,其实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你要保护动物不能只是关心动物,你更要关心人。就是人有一些生存问题的时候,你不能说大象很重要,所以你就饿死吧。所以在非洲当地有很多NGO在做各种各样的实践。我们跟一些当地的组织合作,带中国学生帮他们去装各种各样的围栏,来减少大象去袭击农田,其中有一种它是用太阳能灯,一到晚上就一闪一闪,像人在巡逻一样,目前效果是很好的。又比方说这部影片也讲了,很多人盗猎其实也是赚一点辛苦钱,他真的是穷,他盗猎不是因为好玩,他去杀大象他自己有风险,他真的是因为穷。所以很多替代性生计的项目,我们在当地发现村民会做一些手工艺品,然后我们就看这些手工品怎样能更好地卖到市场上,这样就可以给当地村民带来生计,减少去盗猎的需求。还有我觉得最根本的是把动物的利益和他们的利益绑定在一起。在非洲那边有很多私人保护区,他们就是让这些本地人看到动物可以带来游客,而游客又能够给他们带来工作,工作可以给他们带来各种各样的利益。

微信图片_20180109105005.jpg
△观众与嘉宾互动交流

观众4:这是一部比较高的制作成本,周期比较长的纪录片。我们能不能选择一些成本比较低,制作周期比较短,类似一些短视频或者直播的方式呢。培养年轻人对于大象种生物的一种感情,可以通过比较符合当代年轻人接受的方式,比如比较短的视频或者直播去宣传这件事情。我想问这这件事情的难点或可能性在哪里。

Steve Blake:这个没有难点,而且这些都存在,很多机构,很多个人都在做。我们野生救援做5秒钟的广告,30秒钟的广告,纪录片直播,3分钟的短片,有各种各样的,任何一个媒体的形式我们都在做。可能有些挺好,有些就不怎么样。也不只是我们在做,有很多人都在做。不过动物保护这个行业,它是很难产生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新颖的内容。所以我们一直都跟明星合作,因为明星在做就有一些人看。现在这个模式已经有点老套了,我们都在思考做一些更有趣的内容。现在互联网充斥那么多信息,但动物信息怎么能让人看到,这个可能是最难的。

张茹玮:像这种长的、短的、直播其实都有,但是用户不会主动搜索。可能今天在场的各位确实对这个议题比较感兴趣,会主动参与,但是大部分公众在线上他可能是走热点看明星。我们也一直在尝试说从公众的角度来看怎么乐于去接受。比如说几大互联网公司,都在尝试说建立线上的动物园嘉年华。像蚂蚁森林那个感觉,每天我去蓄积能量,来喂小鱼或者什么,把这些公益的理念贯穿到游戏当中。明年大家会看到更多的形式出来,可能不单单是短视频,长视频,纪录片、电影、直播,甚至可能在你手里面正在玩的王者荣耀里面。

耿栋:我的观点是这样,我们看欧美纪录片的发展,在50年前大卫·爱德堡一个英国的老爷爷,当他把非洲的野外的动物通过纪录片的形式带回到英国的时候,大家也是逐渐才接受的。一开始的动物纪录片都是这个动物它怎么吃的,怎么喝的,怎么拉的,怎么睡的。后来他突然发现这么讲没意思了,他就改讲两个动物之间的故事了。这个大象和狮子之间它有什么关系,讲着讲着又发现这没意思了。我是否可以讲大象跟狮子跟獴之间有什么关系,大象拉了粪便之后屎壳郎怎么把这个大粪球给消化掉,它就开始讲更多的事。可是咱们中国,这么多年看惯了BBC的大片,一直想着我们能不能做出这样的大片来。央视给BBC投,但是它很少给自己人来投。这里面的问题,第一是我们缺少积淀,第二我们太看重收视率。我跟我认识的央视的朋友我说你们9套就应该是毫无挂念地,毫无顾虑地去拍纪录片。为什么要考虑到收视率呢。咱们视频网站,老想着顾客喜欢什么东西,你管他喜欢什么,你在首页上就放野生动物纪录片,我就不信他点不进来,还有我们有时候觉得好像野生动物在遥远的非洲,海洋里面。其实我们北京大大小小的城市公园里头都有野生动物,你仔细地去观察。我们缺乏对身边事物的关切,平常走个花园看草坪里面有没有仔细观察一分钟。大家听我建议,明天到你们家窗户外头看麻雀,你看它一分钟,我相信你会爱上它。如果你爱上它你还会像过去扫四害,不会吧;你还会去吃它嘛,不会吧。保护就在你心里,保护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要心存善念,只有你心存善念你才会动那个保护的心。

微信图片_20180109105025.jpg
△小朋友观众举手提问

小朋友观众5:为什么这个电影中只有中国和非洲,没有其它国家?

黄泓翔:首先这个世界上是有非常多野生动物保护问题的,这个影片只是选择了“象牙”这样的一个话题。这个小朋友提了一个之前我遇到好多大人会提的一个问题,其实日本也是很大的一个象牙消费国,美国也是一个很大的象牙消费国,在欧洲也有象牙走私。这部影片里面其中有一句话不完全正确,中国并不是唯一的有合法象牙贸易的国家,有很多的国家都有合法象牙贸易。基于我对这个导演的了解,这个选择这是跟影片时间长度有关系的。这部影片拍了两年多,素材实在太多了,这部影片其实还拍到了很多非常精彩的东西,包括当时坦桑尼亚象牙女王事件,那个人被逮捕的时候导演就在现场,摄像机就拍着了。但是因为这部影片为了尽量把一个故事讲短,做了一些选择,会抓住里面的关键。比如买家虽然不只是中国人,但是中国毕竟是一个主要的买家,就把中国作为一个主要主体来呈现。而且我觉得他们也很希望这部影片能够促成一些东西,比方说中国这样的象牙禁令,是有这样的需求在的。

张茹玮:我最近还有一个朋友在网上发了话题,他说“象牙贸易这个锅中国人不背”,所以这也是我疑惑的。

黄泓翔:关于这一点,我个人觉得在过去这几年我看到象牙贸易这个话题里面有一个极大的话语不平衡的。很多中国人一听到象牙贸易,就是“这帮西方人又在抹黑中国”,尤其是在海外的华人在这一点上比在国内的华人还要敏感。我发现越到海外华人越爱国,这一点是很明显的。
另外一方面,你到了外国,很多西方人也好,非洲人也好,也有很大的误区,觉得中国人都买野生动物制品,完全是中国创造了这样的需求。像之前纳米比亚就会说不欢迎你们中国人来我们纳米比亚。这两种看法都有偏颇,象牙贸易这个问题,就像任何的贸易一样,一定是多方面共同的结果,中国人会容易觉得我们被针对,是因为我们不太了解这个事情的全貌。就像两年前的时候,在坦桑尼亚有一个中国人被抓,就是“象牙女王”这个事件。而坦桑尼亚那一年同时还抓了影片中的这个西泰尼。这部影片的素材里有坦桑尼亚这两个故事,最后选择了西泰尼这个故事来讲,而没有去讲中国人的故事。很多时候,我们对整个事件还不够了解,只看到了跟我们有关的东西,会感觉到自己特别地被关注也好,被谴责也好,其实真的并不一定是这样。

    微信图片_20180109105644.jpg
623条回复
njzj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寂寞一小树
x0

骨灰级无屏控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9 11: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支持支持一下
印之
x0

人仙级无屏控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9 11: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艾达.王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什么时候象牙不值钱了就没有杀害
zilongasd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吉米吉米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qqaz1963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他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不要食用和喂养野生动物。
qqaz1963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他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不要食用和喂养野生动物。
qqaz1963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不要食用和喂养野生动物。
gimii
x0

人仙级无屏控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9 11: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保护野生动物,支持
wenwu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wenwu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支持支持一下
wx_P51BLw
x0

人仙级无屏控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9 11: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 极点

投影适合这类商业场合
gdhw
x0

地仙级无屏控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9 11: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管理员
极点:56605
活动推荐
极友会
极客试界
无屏助手APP 官方微信
APP

手机秒变遥控 自由掌控视界

微信客服

© 2012-2015 xgimi.com 极米科技官方论坛( 蜀ICP备12003417号 )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757号 |小黑屋 合作联系:fan.luo@xgimi.com